小叔我喜欢你抖音律师(小叔我喜欢你抖音霍烟)

第一章 久别重逢

  桐市五月初夏,夜空繁星。
  某品牌婚纱发布会的宴会上。
  谢娇娇看着人群中被众星捧月的男人,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沈承渊,沈家最小的儿子,她闺蜜沈淼淼的小叔,也是她暗恋了九年的人。
  许是她目光过于炙热,沈承渊似有所感,偏头看来。
  四目相对,谢娇娇心像被蛰了一下,仓促别开眼,转身想走。
  可晚了,沈承渊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谢娇娇。”
  谢娇娇脚步一顿,捏着手包的手不断收紧,慢慢转回了身。
  看着不断向自己走进的男人,她紧张到嗓子干哑:“小叔,好久不见。”
  久到明明是在一个城市,两人却生生四年不曾见过面。
  沈承渊点了点头:“见到我不打招呼,躲什么?”
  谢娇娇很想问,躲着不见的人难道不是你吗?
  可这话在嘴边打了个转就咽了回去,她强撑着抹笑:“没躲,只是怕打扰小叔。”
  谢娇娇的语气客气疏离,沈承渊眉心微皱:“等宴会结束,一起走。”
  谢娇娇看着眼前这个如同四年前一样行事独断的男人,想要拒绝。
  可挣扎了会儿,还是顺从内心同意:“好。”
  恰逢不远处有人喊沈承渊,他转身朝那头走去。
  谢娇娇站在原地,看着沈承渊的侧脸,有些晃神。
  她不得不承认,时隔四年,他还是像当初那般耀眼。
  而自己是什么时候意识到沈承渊在躲着自己的呢?
  好像是在四年前发生那件事之后,她几次去找沈承渊解释,却没能找到。
  后来,她也就明白了。
  想到这儿,谢娇娇嘴里微微发苦,转身朝宴会厅外走去。
  潮热的风扑面而来,她却如同劫后余生般长舒了口气。
  谢娇娇一个人在原地站了十多分钟,脑海里闪过刚刚和沈承渊的对话,还是决定自己回去。
  可不想还没走多远,一辆车突然停在身侧。
  车窗摇下,沈承渊的脸露了出来:“上车。”
  谢娇娇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来的,迟疑了下,但还是上了车。
  车厢内充斥着股浅淡的古龙香水味。
  谢娇娇坐在副驾驶位,紧张到连安全带都拽不出来。
  突然,一道阴影压来,谢娇娇转头,就看到沈承渊放大的俊容。
  两人之间距离很短,呼吸间,男人身上的香水味更浓烈的扑进鼻腔。
  谢娇娇下意识的屏息,整个人紧紧靠在椅背上,不敢动一分一毫。
  沈承渊却像什么都没瞧出来一般,自顾帮她拽出安全带扣好,退回原位:“回大院?”
  谢娇娇看着他,慢慢回神:“我四年前就搬出来了。”
  听到这个时间节点,沈承渊没有半点反应:“现在住哪儿?”
  谢娇娇沉默了会儿,告诉了房子地址后,就转头看向窗外,不再说话。
  接下来的一路上,车厢内寂静无声,直到家楼下。
  看着车窗外熟悉的景象,谢娇娇一直紧捏着安全带的手松了松:“谢谢小叔,我回去了。”
  开门,下车,关门的动作一气呵成,像是逃离一般。
  沈承渊看在眼里,却什么都没有说。
  而回到家的谢娇娇站在窗边,看着楼下沈承渊的车子缓缓驶远,慢慢垂下眼睑。
  敛好了情绪,她转身走进平常工作的书房。
  一进门,就看到摆在墙边的那袭婚纱。
  那是五年前,她为了嫁给沈承渊亲手为自己设计的!
  第二章 年少爱恋
  夜里无声静谧。
  谢娇娇看着眼前的婚纱,不自觉想起当时做它时的心情。
  高兴,害羞,期待也……不安,满载着少女时春心萌动的隐晦心绪。
  可这件她学设计后的第一个作品,却在这儿落灰了五年。
  谢娇娇眼里划过抹涩然,又站着看了一会儿,她做下了个决定。
  她走上前,小心翼翼的将婚纱从架子上取下来,折好放进灰色的婚纱袋,最后将它放在门口,打算明天将它带去工作室。
  做完这些,已经接近十二点。
  谢娇娇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慢慢都是沈承渊。
  鬼使神差的,她摸过一旁的手机,找到了沈承渊的微信。
  两人的对话框还停留在最一开始的“对方已添加您为好友,开始聊天吧!”
  可迄今过了这么多年,谢娇娇也没敢发过一条消息。
  一开始能见到面,觉得有什么话可以当面说。
  后来见不到了,又怕发了微信被删,连最后一点知道他消息的途径都失去。
  谢娇娇想,她真卑微。
  “你到底喜欢我小叔什么啊?”闺蜜沈淼淼的问话在脑海里响起。
  谢娇娇想了很久,才记起自己的回答:“大抵是小时候他救过我一命吧。”
  九年前谢家失火,家里没有人,只有她在。
  火起的时候她还睡着,什么都不知道,等被烟呛醒就已经逃不出去了。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沈承渊出现了,将她带出了火海。
  至此她便喜欢上了他,而他的左手臂,至今都有一块烧伤疤痕
  想着这些旧事,谢娇娇竟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洗漱好,谢娇娇看着门口灰色的婚纱袋,眼里闪过抹纠结,末了还是提着它下了楼。
  四十分钟后,工作室内。
  谢娇娇看着橱窗里自己刚挂好的婚纱,有些出神。
  相比起周围其他婚纱,这套明显要老气很多,但却承载着她十几岁时最真挚的爱恋。
  但谢娇娇明白,就算是要卖的话,这种旧款也不一定会有人买。
  这时,风铃声响,工作室的门被推开。
  看到走进来的闺蜜沈淼淼,谢娇娇刚要开口打招呼,就看到她身后那抹高大身影——沈承渊。
  四目相对,她抿了抿唇喊了声:“小叔。”
  沈承渊看着她点了点头:“我陪淼淼来选结婚婚纱。”
  谢娇娇闻言看了眼旁边满眼八卦的沈淼淼:“婚纱都在这儿,你想要哪件自己看。”
  说完,走到一旁将婚纱袋收好。
  孰料刚转身,就听见沈淼淼的惊喊:“娇娇,这不是你为自己准备的婚纱吗?怎么也在这儿?”
  谢娇娇抬头,和看过来的沈承渊四目相对。
  迎着他目光,谢娇娇沉默了瞬:“嗯,家里放不下就拿过来了。”
  她说这话时没看任何人,只是自顾自的打理着其他婚纱。
  沈淼淼视线在谢娇娇和沈承渊之间打了个转,再次开口:“这可是你第一套成品婚纱,你要是不要,就给我当婚服穿吧!”
  谢娇娇一愣,她做这套婚纱的原因沈淼淼也清楚,怎么可能会真的想要穿着它结婚。
  但看着闺蜜的眼神,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谢娇娇无视了沈承渊投来的视线,缓缓开口:“好。”
  第三章 情书往事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反射着七彩的光。
  工作室内,因为谢娇娇的话陷入了一片寂静。
  沈承渊看着谢娇娇,眼中神色瞧不清真意。
  许久,寂静被沈淼淼打破:“这婚纱对你意义深重,我怎么可能要!”
  说完,忙央着谢娇娇给她拿了另一件,走进了换衣间。
  工作室重新陷入寂静。
  见沈承渊还在看那套婚纱,一瞬间,谢娇娇说不上心里什么感觉。
  看到她出来,沈承渊也收回了目光。
  两人相视,静默无声。
  好久,谢娇娇才先开口:“小叔最近不忙?”
  沈承渊“嗯”了声,坐在一旁沙发上:“淼淼结婚,公事推后了。”
  谢娇娇点了点头,他就是这样一个人,看上去冷漠,心却是柔软的。
  要不然九年前,也不会冒险救她了。
  想到这儿,谢娇娇又有些失神。
  气氛再次静默。
  沈承渊看着不知在想什么的谢娇娇,率先开口:“听淼淼说,你大学念的婚纱设计?”
  “嗯。”
  “怎么想学这个?”
  谢娇娇沉默了会儿,目光扫过橱窗内的那套婚纱:“因为觉得我穿着自己亲手设计的婚纱,嫁给深爱的人,是一件很幸福很幸福的事。”
  这句话她说的很慢,真心诚意。
  沈承渊轻敲着沙发扶手的动作一顿。
  这之后,两人都没有再开口,一直到沈淼淼出来,定好婚纱要离开。
  工作室门口。
  谢娇娇目送着沈承渊的车缓缓驶远,手里一直紧握的手机却突然响起。
  是沈淼淼发来的:“你还喜欢他吗?”
  短短几个字,却像在谢娇娇心里重重敲了下一样。
  头顶的阳光打在屏幕上,晃得她有些看不清。
  手指在屏幕上悬了很久,谢娇娇还是打出了那两个字:“喜欢。”
  而后按灭了手机,转身走进工作室。
  时间一点点划过。
  等谢娇娇再从设计稿中抬起头,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她揉着有些酸疼的脖颈,摸过一旁静音的手机,就看到上面有一条未读信息。
  来自沈淼淼:“今晚八点沈家老宅聚会,我让小叔去接你,把握机会!”
  看着这三句话,谢娇娇哑然失笑,心里也有些怅然。
  她和沈承渊之间的机会,说不定早在四年前就错过了。
  如此想着,谢娇娇敛起四散的情绪,电话却突然响起。
  看着上面那串四年都没出现过的号码,她指腹悬在接通键上好久。
  直到快要挂断前才接起。
  话筒里的男声低沉:“出来。”
  见她没有回答,电话那头再度传来沈承渊的声音:“还没好?”
  谢娇娇深吸了口气,平复下心绪:“好了。”
  挂断电话,起身关店往外走。
  夜风轻柔吹着,还带着白日的暖。
  看着路边停着的宾利,谢娇娇目光不自觉被车窗里的男人吸引。
  头顶的灯光在沈承渊身上镀上了层光晕,她看着有些失神。
  压制住情绪,谢娇娇快步走过去,坐上了副驾驶。
  看着车门旁的安全带,她不由自主想到了昨天的情景。
  而沈承渊见她不动,不禁开口:“要我再教你一遍安全带怎么系吗?”
  谢娇娇拉着安全带的手一紧,这样的开口打趣只有四年前的沈承渊才会。
  连态度都像极了以前对待她小时候一样!
  谢娇娇转头看向沈承渊,眼中情绪复杂。
  车子慢慢驶远,轻柔的情歌在车厢内缓缓流动。
  谢娇娇一直紧张的心情慢慢放松了下来,最终顺从自己的心意开口:“小叔,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沈承渊应了声:“嗯。”
  “四年前你为什么躲我?”
  闻言,沈承渊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一瞬间收紧:“没躲,只是那时候忙。”
  谢娇娇将他的变化看在眼里,知道他在说谎。
  车厢内沉寂下来。
  没过多久,车子缓缓停在沈家老宅。
  谢娇娇没有下车,目光直直盯着沈承渊:“四年前我写给你的那封情书,你看见了,对吗?”
  第四章 我喜欢你
  沈承渊解安全带的动作一顿。
  回头迎上谢娇娇的眼,他慢慢靠回了座椅上:“是。”
  谢娇娇眼睫颤了颤,心里一直以来的猜测被证实,这四年来沈承渊的躲避也有了解释。
  求证般,她再问:“这是你躲我的原因吗?”
  沈承渊没有说话。
  可此刻的谢娇娇不愿退缩,再一次说出了那句话:“小叔,我喜欢你。”
  沈承渊眉头一皱:“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是喜欢!”
  闻言,谢娇娇不意外,只是说:“我懂。”

  她当然懂,那是她少女怀春的第一次心动,至此九年,深切浓厚。
  她的语气执拗,眼里是和四年前一样的光芒。
  晃得沈承渊不知该怎么开口,最后只说:“你和淼淼一样大,我是你长辈。”
  谢娇娇却说:“可你也没比我大几岁。”
  她今年二十四,而沈承渊也不过三十。
  沈承渊没再说话,眼里写满了拒绝。
  谢娇娇看着他丝毫不加掩饰的神情,心里像有针在扎一样。
  她忙别开眼不敢再看,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缓和了那疼。
  车厢内的气氛变得尴尬而紧绷。
  突然,沈承渊的电话声响起,是沈母打来的。
  他接起,就听见那头问:“承渊,你和娇娇还没到吗?”
  沈承渊缓了缓声音回:“门口,马上进去。”
  挂断电话后,他看向谢娇娇:“先进去吧。”
  说完,就要解开安全带下车。
  却听谢娇娇微哑的声音再次响起:“那封情书呢?”
  沈承渊关车门的动作慢了半拍,沉声回:“扔了。”
  听到这两个字,谢娇娇呼吸一窒。
  可沈承渊没再给她开口的机会,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往老宅内走去。
  谢娇娇望着他背影,很久才垂眸将眼底的热意压下,下车进院。
  沈家老宅内,一片欢声。
  沈母瞧见他们两人进来,忙拉着一边一个坐在身旁。
  她握着谢娇娇的手,眼中满是慈祥:“淼淼都要结婚了,娇娇你也该找个男朋友了。”
  谢娇娇下意识的看向沈承渊,只瞧见他面无表情的脸。
  她落在腿上的手攥成拳,收回了目光:“嗯,有合适的我一定带回来给您瞧瞧。”
  沈母笑着点头,瞧见另一边的沈承渊,抬手拍了一下:“还有你,别以为不说话我就忘了,你也三十了,该找个人定下来了。”
  沈承渊听着她念叨,实在绕不过就应和敷衍两声,再被打两下,也算挨过去。
  而谢娇娇就在一旁听着。
  这之后,她和沈承渊再没有交流。
  谢娇娇实在受不了这种氛围,低声和沈淼淼说:“我还有些事,先回家了。”
  沈淼淼知道她的性子,也没阻拦。
  谢娇娇又和沈母说了声,就听她说:“这么晚了,让承渊送你。”
  闻言,谢娇娇看向沈承渊。
  四目相对,她摇了摇头:“不麻烦小叔了,我叫了车已经到门口了,改天我再来看您。”
  说完,谢娇娇告别了沈家人,起身往外走。
  老宅外。
  谢娇娇站在路边等车,身后响起阵脚步声。
  回头就见沈承渊走了过来:“我送你。”
  “不用,我定好车了。”
  沈承渊没有半点迟疑:“那就取消。”
  谢娇娇委婉拒绝:“已经有人接单了,取消需要付违约金。”
  孰料,沈承渊却直接掏出手机,几秒后,谢娇娇手机响起。
  她点开微信,就看到一笔转账。
  很讽刺,这是她和沈承渊加上微信后的第一条消息。
  谢娇娇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最后还是顺从的取消了订单,跟着他上了车。
  系安全带时,她腿却不小心碰到前方的储物盒。
  盒子倏然弹开,谢娇娇正打算伸手关上,却瞧见里面正放着一个戒指盒……
  上面印着YS的品牌logo,它的寓意是一生只娶一个人。
  第五章 戒指
  夜风吹的闷热。
  谢娇娇怔看着那两个字母,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念头。
  沈承渊是要跟谁求婚?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吗?
  可自己从来没听人提起过。
  谢娇娇看向驾驶位的男人,很多话在嘴边叫嚣。
  但迎着沈承渊淡漠的视线,开口的勇气霎时消失。
  最终还是当做没看见一样,默默的将抽屉合上。
  沈承渊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却也什么都没说,径直启动了车子。
  回去的一路上静默无声。
  直到下车,谢娇娇都没有问戒指的事情。
  只是在她转身关门时,沈承渊开口说了句:“别多想,早点休息。”
  紧接着,身后传来车子启动声响。
  谢娇娇转头看着熟悉的宾利车慢慢驶远,没入黑夜,再看不见。
  垂在身侧的手止不住的抖,连嗓子也有些发涩。
  夜,静谧无声。
  卧室里。
  谢娇娇坐在地上,腿上摆着一本相册,一页页翻看着。
  照片里,有她搂着沈承渊肩膀的,她牵着沈承渊手的,他们一起打雪仗的,一起过节的……
  点点滴滴,装满了对方从小到大所有的记忆。
  看着看着,谢娇娇眼眶渐渐泛红,之后再也受不了,猛地将相册合上!
  她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将眼泪压了下去。
  这时电话声响起,是闺蜜沈淼淼。
  接起就听见她说:“出来喝酒啊,我看你今天情绪不太对。”
  谢娇娇心里也正难受,便同意了。
  惑色酒吧206包厢。
  沈淼淼看着一杯一杯灌着酒的谢娇娇:“你别喝了,到底发生什么了?”
  谢娇娇鼻间发酸,如实相告:“我在他车里看到了戒指盒。”
  闻言,沈淼淼却沉默了,没有丝毫的惊讶,满眼复杂。
  谢娇娇一愣:“你知道?”
  沈淼淼为难开口:“我是知道小叔一直有一个很喜欢的人,但不知道是谁。”
  谢娇娇握着酒杯的手有些发颤:“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我不想你难过。”
  听着沈淼淼的回答,谢娇娇再也绷不住情绪,眼泪顺着眼眶涌出,嚎啕大哭!
  沈淼淼心疼也担心,伸手将人搂在怀里:“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
  可谢娇娇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紧抱着她,任由眼泪往下流。
  很久,她才慢慢缓和了情绪,从沈淼淼怀中抬起了头。
  摸过一旁的手机,屏幕白光刺眼。
  谢娇娇看着自己的微信头像,那上面只有两个手写的字母“NY”。
  她看了好一会儿,将它更换成了另一张自己一个人在海边的背影。
  然后将手机扣在一旁,拿过桌上的酒杯,往沈淼淼的酒杯上一碰:“让那些臭男人都去死吧,今晚不醉不归!”
  话落,仰头将酒灌了下去。
  一杯接着一杯,沈淼淼见劝说无用,只能尽量守着,让她发泄心里的痛苦。
  而此时,另一边。
  回到别墅的沈承渊并没有下车。
  他坐在驾驶位上,将戒指盒从储物盒里拿了出来。
  指腹摩挲着,看了很久后才拿着它上了楼。
  书房内。
  沈承渊照常惯例的打开谢娇娇的微信,就发现她的头像换了。
  脑海里,谢娇娇兴高采烈给他讲述那头像含义时的模样不断浮现着。
  她说:“N和Y这两个字母是我们两个名字的结合,放在一起就是我和你的意思,我以后就用这两个字母做头像!”
  想着这些,沈承渊点开对话框,给谢娇娇发了条微信:“为什么换头像?”
  可不想刚发过去,电话就响起,是沈淼淼。
  “小叔,你快来惑色酒吧206,娇娇喝醉了!”
  闻言,沈承渊眉心紧皱,立刻起身出了门。
  十分钟后。
  惑色酒吧门口的保安瞧见沈承渊一愣,忙迎上前:“三爷,您怎么来了?”
  “找人,带我去206包厢。”
  沈承渊面无表情吩咐着,保安领着他径直来到了包厢。
  包厢内五彩灯光绚烂。
  沈承渊推开门,一眼就看到安静躺在沙发上的谢娇娇,而沈淼淼就守在一旁。
  瞧见沈承渊,她忙站起身:“小叔。”
  沈承渊点了点头,面色微冷:“你先回去,到家报个平安,以后别这么胡闹了。”
  说着,他径直走向谢娇娇。
  然后,就听沈淼淼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小叔,如果你要结婚了,以后就别再见娇娇了。”
  第六章 事不过三
  包厢内寂静,只有外面传来的轰鸣音乐。
  沈承渊脚步微顿,却没说话。
  弯腰直接将谢娇娇打横抱起,径直转身往外走去。
  沈淼淼看着他的背影,无声长叹了口气。
  车上。
  沈承渊将谢娇娇放在副驾驶,系好安全带。
  正打算将她环着他脖子的手掰开,却见她睁开了眼。
  谢娇娇迷蒙着眼,眼前人面容有些模糊,她却一眼就认出是沈承渊。
  她笑了笑:“沈承渊,你来接我了!”
  沈承渊看着她喝醉的模样,有些无奈:“松手坐好,我送你回家。”
  闻言,谢娇娇却更加用力搂紧了他:“我不要回去,那里都是你,我不要看到你。”
  沈承渊一怔,眼神有些复杂。
  但还是轻轻把她手扯开,回到了驾驶室,将人送了回去。
  却不想到了楼下,谢娇娇死活都不肯说出自己住在几楼。
  最后沈承渊只能将她带回了自己住的湖蓝别墅。
  客房里。
  沈承渊看着抱着自己胳膊,死活不松手的谢娇娇,有些无奈。
  他揉了揉眉心,沉声告诫:“你要是不想被扔出去,就不要闹了!”
  孰料,谢娇娇没松手,反倒是眼眶红了起来:“你为什么总凶我啊,明明我那么喜欢你,也没做错事……”
  沈承渊没见过这样的谢娇娇,平时就算他说了难听的重话,她也只是闷声不说话,转身离开。
  一时间,他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最后只能放缓了语气:“我没有凶你。”
  不想话音刚落,就听谢娇娇反驳:“你有,那天在车上你就凶我,还总说我什么都不懂,明明我都懂的。”
  说着,一直在眼眶打转的泪落了下来。
  沈承渊无声叹了口气,伸手替她将泪抹掉:“你还小。”
  “我二十四,淼淼和我一样大,都要结婚了。”
  谢娇娇说着,觉得眼前有些花。
  头一歪,靠在沈承渊的胳膊上,闭上了眼嘟囔着:“我也想结婚,我连婚纱都准备好了。”
  她声音很小,在寂静的卧室里却显得清亮。
  沈承渊一直没有接话,只是听着她越渐舒缓的呼吸,轻巧的将人放躺在床上,抽回了手臂。
  窗外的月光透过窗,打在谢娇娇脸上,落下几道明暗线条。
  沈承渊站在床边,看着她熟睡的模样,很久很久,才转身走了出去。
  回到卧室。
  沈承渊站在阳台,任由湿热的晚风吹在身上,眼底情绪不明。
  整夜倏忽而过。
  第二天,谢娇娇是被宿醉的头疼疼醒的。
  她按着太阳穴,静坐了很久脑袋才清醒过来。
  睁开眼,入目陌生的装潢谢娇娇看的一愣。
  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沈承渊推门走了进来。
  随着他一步步走近,昨晚的记忆一点点涌上来。
  谢娇娇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喊了声:“小叔。”
  沈承渊却面色如常,将一份早餐放在床头柜上:“以后别再和淼淼胡闹了,喝酒伤身。”
  看着那份蟹黄粥,谢娇娇默默收紧了手,实话实说:“我海鲜过敏,麻烦小叔昨晚收留我,我先走了。”
  说完,她就下床绕过人往外走。
  沈承渊却伸手将人拽住,看着她还有些泛红的眼,开口问:“你想吃什么可以和我说?”
  谢娇娇看着两人相触的手,沉默了好一会儿。
  她忽然很想让沈承渊记起以前两人的回忆,争取那微小的可能。
  “我想吃中学老校区那家李记包子。”
  而沈承渊闻言一愣,但还是应下:“好。”
  可不想等他们到了老校区,却发现包子店已经不在了。
  谢娇娇看着被拉下,积攒了厚重灰尘的卷闸门,声音有点哑:“我们去吃另一家的米线吧。”
  可还没走到门口,就发现米线店也没了。
  谢娇娇看着房上破烂的招牌,整个人都在发颤,强撑着说:“事不过三,我们再去最后一家!”
  但当她急匆匆的赶过去时,店还是没了!
  谢风闷热,谢娇娇却只觉得冷。
  她怔怔站在街道上,整个人颓败失落。
  原本充斥记忆里的很多东西消失不见,谢娇娇惶惶明白,其实有些东西不会停留在原地。
  也终于明白,什么叫时过境迁,人是物非!

  谢娇娇僵硬着转头看向一旁静默不语的沈承渊,脸上的笑比哭还难看。
  “怎么办,小叔,好像连上天都在告诉我,该放你去过新生活了。”
  第七章 小孩儿
  谢风静静吹着。
  沈承渊眼神复杂,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带着她去吃了别的,然后将人送回了工作室。
  工作室门前。
  谢娇娇目送着熟悉的宾利车远走,很久才转身进了屋子。
  走到橱窗前。
  谢娇娇看着里面那套婚纱,喉间有些发涩。
  工作室的人瞧见她又站在那儿看,不由得劝:“实在不行,你就把它卖了吧。”
  闻言,谢娇娇沉默了会儿,才转头看向说话的人:“再等等吧。”
  她想再赌一次!
  如果有一天她真的把这婚纱卖了,就说明她把这段感情彻底的放弃了。
  工作室的人见谢娇娇的样子,也不多说。
  “对了,你闺蜜又介绍了个新单子过来,说是有个明星要拍个婚纱大片,让我们现在过去。”
  谢娇娇愣了下,没想到沈淼淼忙着结婚之余,还不忘给她拉客户。
  心里涌上股暖流,虽然她爱情不如意,但友情一直很暖心。
  两个小时后。
  谢娇娇和工作室的人带着婚纱赶到拍摄现场。
  就被负责人引着去见今天的主角,一线小花——苏棠!
  负责人躬身谄媚:“苏小姐,这是谢娇娇,婚纱工作室的设计师。”
  苏棠一身红色深V长裙,黑长卷发,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一抹红唇气场十足。
  她正坐在高脚椅上摆弄着手机,闻声抬头看了眼前谢娇娇:“嗯。”
  然后又低下了头。
  这时,一阵说话声在背后响起,由远及近。
  只见原本什么都不理的苏棠突然起身,越过谢娇娇走向她身后,娇声道:“你怎么来了?”
  “过来看看。”
  熟悉的男声响起,谢娇娇一怔,回头就看到沈承渊站在那儿。
  而苏棠正挽着他手臂!
  这时沈承渊也看了过来,四目相对,没人说话。
  苏棠察觉他的异样,顺着他目光看向谢娇娇:“承渊,你们认识?”
  沈承渊收回目光:“朋友家小孩儿。”
  听到他的话,谢娇娇心里有些发堵。
  她很想问沈承渊,是不是不管自己做什么,在他眼里都只是一个小孩儿。
  谢娇娇压着有些发颤的声音,收敛好情绪:“我还要忙,不打扰小叔和苏小姐了。”
  说完,快步走向服装间。
  苏棠看着她的背影,收回了挽着沈承渊的手:“小叔?这小孩儿看你的眼神有点不对啊?”
  沈承渊瞥了她一眼:“好好拍照,不要刁难她。”
  扔下这句话,就朝另一方向走去。
  苏棠被留在原地,看着两人各自走去的相反方向,红唇微勾。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拍摄进度也过了一半。
  盯拍的工作人员小声议论:“今天苏小姐心情很好啊,竟然没有挑三拣四!”
  “是啊,这是有史以来头一回吧!”
  ……
  谢娇娇在旁边听着,脑海里却只有刚刚苏棠和沈承渊站在一起的亲密画面。
  谢娇娇不自觉回忆起沈承渊车里发现的那个戒指盒。
  所以苏棠……就是沈承渊要娶的人吗?
  想到这儿,谢娇娇喉间发梗,哽的鼻尖酸涩。
  她忙转身走向服装间,关上门,然后拿出手机打开沈承渊的朋友圈,企图从中找到些许的安慰。
  谢娇娇不禁想起以前旁人打趣沈承渊的话:“沈总,你说你身为黑白通吃的大佬,朋友圈就三条不说,还都是小女孩的日常,怎么想的?”
  当时沈承渊的回答,她到现在都记得。
  他说:“自家小孩儿,她开心就行。”
  收敛回四散的思绪,她重新看向手机屏。
  里面只有三条内容,每一条都只有一张图和一句话,简单明了。
  却是这些年支撑她坚持下去的理由。
  谢娇娇手指微颤点开第一条:“丫头的宴会。”
  下面的照片是五年前沈淼淼生日,自己和她头倚着头大笑的画面。
  第二条:“丫头第一次做西点。”
  下面的照片是她和沈淼淼第一次尝试做曲奇时,满身面粉的画面。
  第三条:“丫头的第一次摄影技术展示。”
  下面的照片是谢娇娇和沈承渊两个人,没有对视,没有接触。
  这是沈淼淼拍的第一张照片,画质还有些糊。
  照片上,他们站在同一画面下,像两条不相交的线,却又无比和谐。
  看着这些,眼眶又开始发烫。
  明明这些都是他们的感情回忆,可为什么现实中她和沈承渊却离的那么远,远到她把一颗真心放在他面前,他都看不见。
  谢娇娇失力的靠在门板上,不得不明白,这个男人不属于自己了!
  颤抖着手,谢娇娇用尽最大的力气将沈承渊拉黑。
  看着屏幕上弹出的“对方非好友”的提示,慢慢打出了一句话:“分别四年,1460天,重见你的第一面,我没告诉你的是,其实我很想你。”
  发出了第一句话,好像那些曾经不敢说出口的话都有了发出的勇气般。
  谢娇娇每发一句,前面就会冒出一个通红的感叹号
  提醒她,无论她说什么,沈承渊也看不见!
  许久后……谢娇娇按灭了手机,将散乱的情绪压下,打开门走了出去。
  忙起来后,时间过的很快。
  转眼下午,拍摄也结束了。
  谢娇娇正推着婚纱往停车场走,不想迎面就看到了倚在车旁的沈承渊。
  他一身深灰色西装,衬衫衣领解开了两颗扣子,气场没往日那么压人。
  四目相对,谢娇娇还未说话,就见他站直身子:“你把我删了?”
  第八章 别喜欢我
  黄昏的晚风轻柔,吹在身上也不觉热。
  谢娇娇有些诧异沈承渊是怎么知道的,但也尽可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这不是小叔想要的吗?”
  “我想要什么?”沈承渊反问。
  谢娇娇反问:“苏棠就是你想娶的人,对吧?”
  沈承渊看着她,沉默了。
  谢娇娇将他的行为当成默认,再也待不下去,绕过沈承渊快步走向停车场。
  而沈承渊站在原地看着谢娇娇单薄的身影,握着手机的手微微收紧。
  不远处,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苏棠走过来:“你看这个小姑娘的眼神也不对啊,亲自在这守着她?”
  沈承渊面不改色:“她还小,别开这种玩笑。”
  苏棠一噎:“我认识的像她这么大的,都已经结婚有孩子了,还小?”
  沈承渊没再理她,径直上车驶离。
  看着他驶远的车影,苏棠轻啧了声:“明明栽了还不承认,看你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说完,她眼睛转了转,而后带着等在一旁的助理往停车场走去。
  停车场里寂静无声,里面只剩两辆车。
  一辆是苏棠自己的房车,还有一辆是谢娇娇。
  苏棠摘下墨镜,走到谢娇娇车窗前,抬手轻敲了两下。
  车内的谢娇娇看着窗外映出的人影,有点诧异:“苏小姐是有什么事吗?”
  苏棠笑的妩媚:“刚刚没好好介绍,我是沈承渊女朋友,你叫他小叔,以后说不准要叫我一声婶婶。”
  听到这话,谢娇娇呼吸一窒,但还是保持了礼貌笑了笑。
  关上车窗,疾驰而去!
  苏棠被喷了一身的车尾气,却也不恼:“两个人一样的臭脾气,我倒是要看看沈承渊这座万年冰山,这次会怎么样!”
  一直跟在身后的助理有些不解:“苏棠姐,你不喜欢沈总吗?听说他除了沈氏还有其他产业,他可是那种跺一跺脚都要变天的大佬啊!”
  苏棠眼露嫌弃:“他那种无情反派我可不喜欢,我啊,只是喜欢看戏而已!”
  说完,就回了自己车里。
  另一边。
  谢娇娇压着情绪,将婚纱送回工作室,等回到家天已经黑了下来。
  她坐在卧室地上,周边摆着的是各种和沈承渊有关的东西。
  他送自己的笔,她强行要来的他上学时的笔记,他的奖状,那本写满他们回忆的相册……
  谢娇娇一样样看着,一口口喝着酒。
  时间慢慢滑过,她身边空掉的酒瓶也越累越多,眼前更是一片天旋地转,什么也看不清。
  只有眼前还亮着的手机屏,上面依旧是少到可怜的那三条朋友圈。
  谢娇娇拿起手机,将那三条内容再一次字字的斟酌细品,想要找到沈承渊心里能有她的证据。
  可看了再久,脑海里却还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她实在忍受不了心里的窒闷感,强撑着最后一丝清明给沈承渊打去了电话。
  机械嘟声响了两下,就被接起,不等那头先开口。
  谢娇娇先一步开口:“你为什么要骗我?你有喜欢的人为什么不告诉我?”
  电话那头,沈承渊愣了下才说:“你又在发什么脾气?”
  闻言,谢娇娇声音一下子拔高:“是我发脾气吗?明明是你在钓着我!”
  电话那头,沈承渊声音沉了下来:“谢娇娇,你是不是又喝酒了?”
  谢娇娇声音带着些哽咽,“你凶我?沈承渊,你是不是以为我喜欢你,你就可以随便对我乱发脾气?”
  可电话里,沈承渊的声音听不出一点感情:“我没有让你喜欢我。”
  谢娇娇听得面色一白,满心的热情好像在一瞬间被熄灭。
  她将自己慢慢蜷缩成一小团,头侧枕在沙发垫上:“沈承渊,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说我喜欢你,就一定会喜欢你一辈子?”
  这话一出,很久,谢娇娇都没等到沈承渊的回答。
  她忽然笑了,赌气的说:“一辈子那么长,我不可能只喜欢你一个!”
  而此时另一边。
  沈承渊正坐在书房里,眼前是一本打开的《百年孤寂》。
  手里捏着印着“YS”的戒指盒,盯着看了很久才开口:“谢娇娇,那就不要喜欢。”
  然后直接将电话挂断,起身走向了阳台。
  浓稠的黑夜寂静。
  沈承渊点燃了根烟,深吸了一口,久久没有动作。
  夜,漫长无声。
  谢娇娇听着那一声挂机声响,眼里止不住的往下流。
  可她再没有勇气给沈承渊打电话,最后只能回到微信,冰冷的手缓缓敲下。
  “沈承渊,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发出的下一秒,消息前那红色的感叹号,如针戳进她眼里。
  谢娇娇再受不住,将头埋在了沙发坐垫里,像鸵鸟一般。
  泪无声的流着,一点一点浸湿了坐垫,却不会有人发现。
  这一晚,她梦见了沈承渊。
  从初见,到现在,到未来,以及那场他和苏棠的婚礼。
  沈承渊一身白色西装,面容清俊,脸上是她曾见过的真诚笑意……
  谢娇娇再看不下去,转身想逃,却跌进了深渊。
  猛然惊醒,窗外的阳光刺目。
  谢娇娇怔怔望了很久,忽然想起老话说:“当你梦见一个人时,就说明那个人正在慢慢忘记你。”
  这一刻,她好像什么都懂了。
  踉跄着起身,谢娇娇将所有关于沈承渊的东西一样一样收了起来,尽数封存……
  第九章 情书
  随着东西一样一样的打包好,时间也点点划过。
  突然,一声短促的铃声响起。
  谢娇娇点开邮箱一看,居然是来自伦敦圣马丁学院的offer。
  内容大概是说看过她投来的设计稿,希望邀请她去学习交流。
  谢娇娇看着邮件末尾的印章,嘴里有些泛苦,看,连天意都想让她离开!
  低头看着眼前刚装满有关沈承渊东西的箱子,抿了抿唇。
  然后走向门厅,想将钥匙串上的玩偶挂件也拆下来放进箱子里。
  

  那个玩偶是四年前,她和沈承渊最后一次见面时他送给自己的,她随身携带了四年。
  可直到拿起钥匙,她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玩偶不见了!
  这些天出门回家都是用的密码解锁,她也没在意过。
  脑海里忽然想到了一个地方,沈承渊的湖蓝别墅!
  她隐约记得,沈承渊有问自己要过钥匙的。
  想到这儿,谢娇娇抬起手给沈淼淼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电话里响起她清脆的声音:“娇娇,怎么了?”
  谢娇娇开门见山:“你知道你小叔家大门的密码吗?我有个很重要的东西落在他那儿了,想取回来。”
  沈淼淼一愣:“那你让他带给你啊,还能见面,多好的机会啊!”
  听着她话里的揶揄:“淼淼,我……决定放弃了。”
  电话里沉寂了好一会儿:“你没事吧,到底发生什么了?”
  感受到她话里的关心与担忧,谢娇娇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哑声将一切告知。
  良久后,谢娇娇自嘲的说:“早知道后劲这么大,当初不喜欢他就好了。”
  沈淼淼听着这些,最后只是问:“这么多年了,真的要放弃吗?”
  “嗯,我找不到坚持下去的理由了。”
  说着,一抹泪划过眼角,她抬手抹去,“只是委屈,这场爱情还没开始,他就宣判了结束。”
  谢娇娇想,可能真就像她妈妈说的那样吧:喜欢不代表合适。
  通话时间一点点走着,沈淼淼只是沉默。
  谢娇娇慢慢缓和了情绪,再度开口:“还有一件事,我刚刚收到了国外学院的offer,月底就走。”
  听到这儿,电话那头沈淼淼才出声:“这么快?你真的想好了?”
  “嗯,想好了。”谢娇娇没有迟疑。
  沈淼淼也没再多说:“好,他家的密码我知道,我现在去接你,然后去他家取东西。”
  谢娇娇应了声:“谢谢你。”
  临近六月雨季,桐市的天也阴沉了下来。
  一个小时后,湖蓝别墅。
  谢娇娇刚从车上下来,就听沈淼淼说:“看到没,就那辆车我小叔特别宝贝,之前我车坏了,想借他这辆开两天,他死活都不让,我看肯定是那个狐狸精的!”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辆兰博基尼停在那儿。
  可谢娇娇的目光却落在那车牌号上:桐A0814。
  熟悉的数字让她一愣,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好像是自己农历生日。
  但这个念头只是一瞬,就被压下。
  谢娇娇自嘲的笑了笑:“淼淼,我们先去取东西吧。”
  说完,就拉着沈淼淼往大门走去。
  然后就见她输入的密码竟然还是那串数字:0814!
  风吹着树叶哗哗作响。
  别墅门口。
  谢娇娇看着已经解锁的门,心里无数个念头翻涌,却还是强压下混乱的思绪,不敢多想。
  她跟着沈淼淼走进客厅,一处处找寻。
  可除了书房,他们几乎翻遍了整座别墅,都一无所获。
  谢娇娇有些失望:“也许是我记错了,并不在这儿。”
  沈淼淼却不愿,她直接走上前推开了书房门:“说不定在书房呢,找找看嘛!”
  谢娇娇没来得及阻止,最后只能跟进去。
  书房内整洁,一眼看得到底。
  谢娇娇环视着,这是她第一次踏足这间书房,这间房里,到处充满了沈承渊的气息。
  谢娇娇有些呼吸不畅,刚走到窗边想透口气。
  就听见沈淼淼说:“就这本书我小叔巨宝贝,经常拿着看,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她说着抬手去拿那本书,却没拿稳。
  书页翻转间,一长方形信封从中掉了出来。
  粉色的,还画着颗小小的红心。
  谢娇娇看着,四年前的记忆倏然浮现在脑海里。
  她快步上前将其捡起,这赫然是自己当年写给沈承渊的那封情书!
  可他不是说扔了吗?
  谢娇娇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翻开纸张,上面只有短短一句:“沈承渊,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继续往下看去,多出了一行沈承渊的字迹,只有三个字:“我愿意。”
  第十章 再试一次
  窗外的风吹进来,吹得信纸簌簌作响。
  谢娇娇拿着信的手轻微发颤,整个人像定格了般。
  而一旁沈淼淼将一切看在眼里,目光扫过整间书房,最后定在了书桌旁的柜子上。
  下一秒,她直接走上前将其拉开,里面大大小小放了很多东西。
  沈淼淼看着,一样一样拿了出来。
  谢娇娇察看过去,就瞧见其中熟悉的玩偶挂件,还有她买来后托沈淼淼带给沈承渊做生日礼的腕表,还有她强行带着沈承渊去做的手工陶瓷杯……
  她看着这些东西,心里有个声音不断在放大。
  而沈淼淼看着手里数不清的谢娇娇的照片,目光落到柜子中仅剩的戒指盒上。
  然后将其拿起,打开,取出戒指就往谢娇娇的无名指上套!
  结果,尺寸正正好好,严丝合缝!
  看着这一幕,沈淼淼坐在地上:“娇娇,这……”
  她未尽的话意,谢娇娇已经明白了。
  左手无名指上冰凉的触感想熨帖进心里,她只觉得嗓子发紧,说不出话。
  “淼淼。”
  沈淼淼疑惑:“怎么了?”
  谢娇娇摩挲着指上的戒指:“这件事我想自己处理,你先回去吧。”
  沈淼淼明白她的意思,只说:“好。”
  然后转身离去。
  书房里,谢娇娇将指间的戒指慢慢取下,然后将书房的一切恢复原样。
  做完这一切,她回到客厅给自己老妈打去了电话。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
  谢娇娇将自己发现的事全盘托出,语气间带着些茫然:“妈,我都要放弃了,现在却又知道他也喜欢我,我就又不想放弃了。”
  都说女人善变,谢娇娇想真的没说错。
  电话那头,谢母叹了口气:“娇娇……他明明喜欢你却不说出口,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
  谢娇娇一怔。
  谢母继续开口:“因为他明白,你们两个之间差的不是感情,是两家人,是淼淼,是我和你爸,还有他的父母……”
  “隔在你们之间的东西太多了,倒不如不开始,这样最起码你们还能见面,还能说话。”
  听着这些,谢娇娇鼻间忍不住发酸。
  原来从一开始,从她跟着叫小叔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他们之间没有了可能!
  谢娇娇强忍着嗓中的哽咽:“可是妈,明明我们彼此喜欢……”
  说到这儿,她有些说不下去。
  其实她都明白,可心里那个结总是过不去。
  谢娇娇声音沙哑,带着股执拗:“妈,我想再试一次,我想再问问他,就这一次!”
  谢母知道她的性子,也没有劝,只是叮嘱:“你的事自己决定,妈只想你做到一点,凡事执拗过了头就是错,妈不想你以后后悔。”
  听到这话,谢娇娇的眼泪再绷不住,涌了出来。
  挂断电话后,她没有走,只是坐在客厅里等着沈承渊回来。
  窗外雨不断落下,谢娇娇的心也跟着不断起伏。
  这一等,就等到了黑夜。
  沈承渊开门进来,看到坐在客厅的谢娇娇一愣。
  而谢娇娇瞧见他,一步步走到面前:“沈承渊,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net/65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