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下给闺蜜做跨奴女女,公婆跪媳(第=场)请安受辱?

跪下给闺蜜做跨奴女女,公婆跪媳(第=场)请安受辱?

接上场

早上,刘府大厅,中挂德馨流芳金匾,大厅门门摆有一金鱼缸

幕启:刘知县与夫人了环出。

刘知县:(唸)官居七品福非轻,富贵荣华享不尽。

唱)但愁身单无靠难上青云,

只落的风吹草动不打自惊。

刘夫人:

唱)叫一声老爷不必烦恼,

有啥事我自会与你解忧烦。

刘知县:夫人呐,

唱)你怎知宦海自古多浮沉,

只怕是有日灾祸降我身。

刘夫人:你啊,

唱)有财该取莫迟延,

这身后荣辱有谁见?

刘知县:夫人,你有所不知,

唱)叫声夫人伱不知情由,

前日里来了新任李知府。

都说他为官可廉政,

怎叫我心烦乱暗生忧愁。

刘夫人:哦,如此大事你何不早说?不知这李知府是何等样人?

刘知县:让人捉摸不透,上任十多天,府衙紧闭,全不与属下相见,外面传说纷纷,说是知府乔装暗访,准备拿人开刀。

刘夫人:暗访!哎咋,若是有人生事乱告这怎生是好?

刘知县:这正是担忧之处。

刘夫人:这…:自古为官个个爱财,难道就他例外?

刘知县:哎,底细未清,一时难以说起,只是你我从今还是小心为是。〈对秋月)快喚二公子上来。

秋月:是。

刘夫人:且慢。老爷你唤孩儿何事?

刘知县:夫人,孩儿自幼被你纵养成性,整天斗鸡遛狗,东游西荡,倘若惹出事来豈不自找麻烦。

刘夫人:这么…说的也是。只是切莫惊坏他才是。

秋月:有请二公子。

二公子:来了。

念)生在官家乐幽幽,

日日寻花又问柳。

常言道,

唱)花即盛开即该折,

莫待无花空留枝。

谁见十年寒窗能成名?

不如学我攀花又折柳。

见过爹娘。

刘夫人:吾儿免礼。

二公子:不知双亲呼唤孩儿何事?

刘知县:哼哼,你近日学问可否见长?

二公子:这个…

刘知县:你啊,年己十八,可至今一事无成,真真让人烦恼啊!

二公子:我…

刘知县;

唱)看你每日里寻花问柳,

不求上进让人气。

似如此终心惹祸突,

到到来必将爹娘来累及。

白)你啊,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朽木不可雕也!

(刘夫人示意其子假肚痛,二公子会意地)

二公子:哎呀,我,我肚子好痛啊。

刘夫人:老爷,孩儿既是肚痛,训他几句就让他回房歇息吧。

刘知县:这,也罢。今日且宽烧你,从今后再惹事生非,定是不饶。

二公子:孩儿知,知道了,哎呀,痛啊…

刘夫人;还不快快回房去。

(二公子扮鬼脸欲下,刘县坐着看书,刘夫人手捻佛珠念佛。秀莲拖着疲乏身子出丿

秀莲:

唱)秋露铺地花断香,

凄风含怨到堂前。

叹秀莲失偶似孤燕,

触景生情实可怜。

白)唉不知不觉天己破哓,我只好放下机梭,前来向公婆请安。(恰遇二公子)哎呀…

二公子:是谁瞎了狗眼?(见其嫂,邪笑地)嘻嘻,原来是嫂嫂你啊

秀莲:二叔,恕愚嫂不慎冲撞于你,切莫见怪。

二公子:不怪,不怪,嘻嘻,嫂子就是撞我千回百回我也不怪,嘻嘻!

秀莲:这…

二公子:

唱)细看嫂嫂她淡装素缟身苗条,

柳眉紧锁在杏花脸。

白)哎呀,嫂嫂呀,

唱)你好比芙蓉出水犹带笑,

只叫我心猿意马身飘飘。

秀莲:你,你这是甚话?

二公子:嫂嫂呀,

唱)可叹我哥福薄命规把你抛,

可怜你好青春受煎熬。

我想你深秋夜独卧无伴,

愿与你解忧愁缔结红鸾。

秀莲:你,你为何口出狂言,你你,

二公子:嘻嘻,我的好嫂嫂哟,为叔朝思夜梦想着你,你,你何心弄虚作假装忸怩。(逼向秀莲,秀莲后退撞坏鱼缸在地)

秀莲:哎呀!(刘知县夫妇闻声一惊,)

刘夫人;秋月,扶我快快看来。

秋月:遵命。(扶刘夫人出,刘二公子见母亲出,急溜下。秀莲面红耳赤,惊慌地收拾鱼缸碎片)

刘夫人:(见其子溜下,略有所觉’,却转祸于秀莲)哎呀,又是你这扫帚星!老爷,老爷快快出来,看这鱼缸被这贱人打碎,打碎了。

刘知县:这还了得,这还了得!这鱼缸乃上古之物,家传至宝,如今被伱所毁,你,你,实为可恨,可恨至极!

秀莲:公公,婆婆,且息雷霆之怒,这鱼乱并非我所为,是…

刘夫人:(掩饰地)哼哼,刚才出来此地只有你一人,难道还想推脱与他人不成?秋月,你说呢。

秋月:这…`(欲言又止)

刘知县;快快与我说来。

刘夫人:你这贱婢,你可要看仔细,若是胡说小心我扒掉伱的皮!

秋月:我

秀莲:公公啊婆々,

唱)秀莲我想将事由来讲明,

怎奈是婆婆纵子我如何讲的清。

秋月妹欲做证婆婆又不肯,

对着她暗跺脚又怒睁眼晴,

公公惧内如惧虎,

我只得委屈含冤情。

刘知县:(见秀莲不语)唔,你为问不言?

唱)我看她言语支唔云发乱,

面红耳赤让人生疑团。

刘夫人∵

唱)看情行听言诱我略知内因,

想必是小畜性乱伦起歹心。

白)这么…

唱)为孩儿我该先下手,

休让这贱妇露出真情。

白)你这贱妇,事情已是清清楚楚明摆着,你休想抵赖,休想抵赖啊!

秀莲:哎咋!

刘夫人:老爷,你看这贱妇啊

唱’)你看她柳眉下两眼含情,

这年少失偶春心怎禁?

刘知县∴豈有此理,难道年轻失偶就可乱了聖训!

秀莲:哎,公公啊婆婆,你,你们怎不听我诉说情由,为何不听我诉说情由呵!L

刘知县:哦,难道我还冤枉你不成,

刘夫人:大胆,你既犯错就得认罚,

秀莲:我,我冤啊…

刘夫人:(怕露实情,急忙地)也罢,老爷这鱼缸己成碎片,如今也无可奈何,只是…

刘知县:罢了,既是你婆婆求情为你开脱,我也不再追究,不过打破缸必受惩戒,从今日起,你除织布外还须挑水百担浇灌花园

去。

秋月:老爷,公子他…

刘夫人:贱婢,你可是越来越不守规距,还不扶我回房去。

刘知县:伱啊,你可耍好好闭门思过,谨守闺训哦。(下)

秀莲∴哎咋

慕内歌∴

晴天霹雳从天降,

一场横祸在眼前。

明训诂请安到堂前,

谁曾料不明不白负屈又含冤。

秀莲:苦啊!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net/53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