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等功臣每月多少钱(一等功臣一年补助多少)

正月丧母 三月丧父!

作者 丰德金(云南曲靖会泽)

母亲,孙云秀,一九三六年冬月二十六日出生;父亲,丰进万,一九三六年腊月二十九日出生。父小母33天。壬寅年父母步入86岁,如熟透之果,摇摇欲坠。

去年腊月,父母同时住院,病房外,白雪皑皑,冰天雪地。母亲,犹如一只燃烧殆尽的蜡烛,相当虚弱,腊月二十六ICU病房,坚持了八天,于二零二二年正月初四四点五十分去世,我心寒如冰。母亲的娘家是大户人家,报告娘家后,既遵照殡葬改革政策,又尊重老家风俗习惯,遗体火化后,举行简洁仪式,送公墓安葬。

国家一等功臣每月多少钱(一等功臣一年补助多少)

父亲执意要出院参加母亲的葬礼,把母亲安葬好,全家人陷入悲痛之中。山雨欲来风满楼。从父亲的住院报告看,我对父亲的寿命有了某种担忧。母亲去世,父亲看似平静没事,其实,内心十分孤单,强撑着自己的身体,虽然征兆不是太明显,却犹如楼上那只不知什么时候落地的鞋子,让我寝食不安。

二零二二年农历三月十一日早晨十点二十分,害怕之事终于降临,一棵生命大树轰然倒下,父亲坐在家里吃早餐,手上的饭碗“当”地一声掉地上,惊动了正在接电话的弟弟,我爱人在屋里打扫卫生。弟弟急呼:“二嫂,快点,老爸歪倒了”。“快点,老爸歪倒了”!

“噩耗传来梦亦惊”。我迅速赶到,弟弟和我爱人已把父亲扶了躺平,百呼不应,只是呼吸未停。我立马呼120,120赶到,家人们急急忙忙把父亲抬上120,我开车紧随,腿脚连踩油门的力气都没有。父亲被送进ICU病房,我的脑子一片空白。这是我人生中最阴冷的日子。我全身没劲儿。一切检查就绪。医生说“家属可以回去了,有事,会叫你们”。

父亲,身体偏胖,患高血压等疾病。这次是右侧基底节区脑出血。我预感到父亲八成是没希望了。

从医院回到家中,天色已晚,楼层空空。摁不住的悲伤直往上涌:炎热三月,胜过寒冬;昔日家中,其乐融融;今夜家中,四面凉风;多少年来,父母陪伴;伤风感冒,嘘寒问暖;父母健在,其乐无穷;父母呼唤,如沐春风;父母东游,没了盼头……。

正月初四母亲去世,父亲突然“折伴”,心灵孤单。据家人回忆:母亲去世,父亲总在强调某些家事。譬如:要多关心关心这个大家庭中的某某某等什么的……。父亲住院五天未醒,于农历三月十五日十八时十六分停止呼吸,与母亲去世,相隔七十天。我的心像掏空一样,失落,悲伤,孤独。

国家一等功臣每月多少钱(一等功臣一年补助多少)

父母倾其所有,养大我们。我是老二。七姊妹中只有我从事行政工作。我召集弟兄姊妹商定丧事简办,不惊动人,包括亲戚。非常要好的几个人得知消息后,一劝节哀顺便;二劝“老人高龄去世,德高望重,该风风光光操办”。我回答:“疫情尚未解除,我是党员,党员更要守规矩,带头革除旧习。”

父亲的遗体火化后,存放了一个月于农历四月十七日弟兄姊妹开车送公墓与母亲安葬在一起。父母多数时间随我生活,每逢住院,基本上都由我背上背下,背出背进,端屎端尿,洗脚擦背,半夜三更,起身喂药喂水。父亲送入ICU病房后,我悲痛欲绝,食之无味,夜不能眠,寝食难安。同事们见我,都说我气色不好,老了许多,殊不知,我把悲伤悄悄压在心底。医生的每一次病危电话通知,犹如被钝刀割肉。父亲入院当晚,我伫立窗边,冷月当空,想起爸妈,泪如泉涌:为了父母,我努力成功,功成名就,又有何用?悲伤未愈,又陷悲伤中,旧伤未愈,又添新痛,未来岁月,我何去何从?

以往,下班,第一件事,就是直奔父母房间,叫声爸妈,父母想吃啥,赶快就做点啥。现在,打开房门,床铺空空的。有时候,一下班,急急忙忙赶到家门口,才意识到父母已经不在了,像个迷路的孩子,不知腿迈向哪儿?迈向谁?

上有老,人不老。老了,父母怎么办?父母走了,面对儿孙,突然感觉自己老了,说不出的落寞,道不尽的孤单。家有老,如有宝。因为,有父母陪伴,幸福,温暖;再是学习父母,继承优点;三是借助养老,教育儿孙,回馈父母的养育之恩。父母是一部“家书”,他们有很多朴素的经历和美德,值得我们去总结继承,哪怕是他们身上的“不足”也是儿女的“宝”,前车之鉴,后车之师。正视前辈的不足,弥补前辈的不足,后辈少走弯路。父母是不花钱就可以深读的书,只有把他们身上的优点学到手,再把他们身上的缺点克服掉,代代相传,一代才会比一代强。人生总要“原路返回”逃不脱老去的命运。家有老人,就能看到自己将来老了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老了该怎么做,该为前人做些啥?又为后人留点什么?个人认为,无需留多少财产房屋,多留点精神财富。精神财富,才是真正的“不动产”。

国家一等功臣每月多少钱(一等功臣一年补助多少)

父亲爱读书、爱思考,没上过一天学,却在部队学了不少文化,当兵九个月,就洋洋洒洒给家里写信,父亲的算术也不赖,精简整编复员后,当了多年的大队会计。见贤思齐和热爱学习,是父亲的终身习惯,一直到去世前都喜欢看书,常常拿书中的生字来问家人。父亲不抽烟不喝酒,最大的爱好除了读书就是做吃的。父亲把“吃”看得特别重要,荒年,挖野菜、摘野果,也要把儿女们的肚子填饱。父亲厨艺好,做菜香,曾在小公社食堂做了好几年的厨。直到入院前,都喜欢自己加工伙食犒劳自己。父亲的“锄把”精神和“厨霸”精神,基本上都被儿孙们所继承。我们小时候,父亲曾手把手教我们识字,常在书上找一句难度大点的句子,用手指按住文字的两头,喊子孙认中间的某个字,考察子孙们的识字能力。很有耐心地教我们查《四角号码》,教我们写信、打算盘、背乘除法口诀。

父亲天资聪明,精明能干,眼光长远,自信豁达,乐观向上,没有一丝负能量,关注国家大事,很多国家大事,我们以为他不知道,其实他差不多与我们同步知道。父亲开明,不抵触遗体火化,主张丧事简办,父亲性格刚毅,一直保持着军人范。父亲粗中有细,大小事情,从来不糊涂,唯之不足就是晚年做事毛糙一些,但干事情,说干就干,从不拖泥带水。小时候,父亲,觉得我爱刨根问底,常给我讲他参军打仗的故事,在他身边牺牲的战友,他如数家珍。总之,父亲的精神一直滋养着我。父亲是我的第一任老师,是我人生的开路人。

国家一等功臣每月多少钱(一等功臣一年补助多少)

母亲勤劳、善良、心量宽大,从不向人诉苦,生活再不顺再艰难,都是负重前行。起早贪黑,呵护孩子,苦成个驼背。母亲,年轻时,也很出众,曾是互助组的“小干部”,又是军属、妇女代表,四乡八里到处开会,当先进。都说“婆媳关系”最难处,在二老膝下,已有五代人,四十来号,别说是儿女们,就连儿媳、孙媳们,从没听见过母亲对谁说长道短、评头论足、抱怨不是。每当村邻问起母亲:“老人家,您的儿女、儿媳们,哪个最孝顺?”耳朵有些背的母亲,总是爽快地回答:“好!好!好!个个都好!没得哪个不好,个个都孝顺”。仿佛个个在她心中都是只有优点没有缺点的“完人”。母亲识数,心算能力较强。最大之不足,也许是父亲惯的,不善做吃的,剩菜剩饭不舍得倒,有一次愣是把我扔进垃圾桶的发霉食品捡出来“批评”我说:“别糟蹋粮食”。相比之下,母亲饮食很随便,父亲更注重饮食口味。

葬母葬父,促家和谐。在葬母葬父过程中,我们弟兄姊妹一大家子,和和睦睦,鼎力相助。见证了大事显担当的兄弟姊妹,见证了“兄弟同心,其利断金”的现实版。父母都善接天缘, 不多拖累儿女。譬如:母亲住院期间,冰天雪地,去世那天,突然天晴,给子女们为她打理省了不少事。丧事期间,两头下雪中段晴,丧事结束当夜,一场大雪又覆盖了大地。父亲住院,单位正值巡察组进驻,事情繁多,去世时正值周五下班,我趁双休对父亲遗体进行了火化,一点儿没影响到我上班。安葬那天不冷不热不下雨,安葬前后都是阴天。我总觉得父母一直在暗暗“照”着儿孙,“护”着儿孙。

父母亲年轻时,无论是上山砍柴,还是下地干活,都是一顶一的好手。土地下户前,生活拮据,也不免吵吵闹闹,晚年感情甚好,相互呵护。母亲住院,父亲常去陪伴。二老有个共同点,就是:记恩忘怨,不会埋怨邻居,不会埋怨他人,不会埋怨子女,也不会埋怨社会,更不会埋怨政府,一切自食其力。晚年更是慈祥无比。老两口彼此照顾,问寒问暖。父母亲这种心如海量的宽容心态,永远是我学习的榜样。

国家一等功臣每月多少钱(一等功臣一年补助多少)

小时候,母亲,背上背着粮食,胸前挎着儿女。父亲,不穿鞋子,也会把我们托在肩上。二老带领我们弟兄姊妹,像雪地里觅食的“狼夫妇”,一前一后护着子女,在深雪里探行,在雪地里觅食。在那食物非常短缺的年代,父母自己忍着饥寒,让子女吃,自己少穿,给子女穿。父母1955年8月领证结婚,父亲1956年3月1日(正月初一)参军。1956年8月大哥出世,大哥长大,成了得力帮手,父母才喘了口气,哥哥初中毕业,父母尽其所能,凑足彩礼,帮其娶妻成家(嫂子跟母亲一个姓)组建了属于自己的家庭。

童年记忆石上刻。我们姊妹在父母的带领下,继续在雪地里觅食,慢慢地,我也“熬”到初中毕业,条件艰苦,总想改变这个家庭的命运,只有狠心背井离乡,弃家从军,走出大山,改变命运。我一九八零年底入伍一九八一年一月到部队,睡午觉,做梦,都梦见父母脸朝黄土背朝天劳动的情景。

国家一等功臣每月多少钱(一等功臣一年补助多少)

一九七六年越南反华排华,一九七九年进行自卫还击,一九八三年我当了班长,带兵打仗,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但军队是所大学校,我暗地里下死功夫苦练杀敌本领,再苦再累,流血流汗,甚至面临牺牲,也“瞒”着家庭。当年,我刚成了家庭的劳动力就离开了家,父母再度陷入贫困,节衣缩食过日子,弟妹们衣食无着还得坚持上学。我在前线配合侦察敌情,父母对我的担忧和生活的双重压力,在精神方面相继出了问题,开始是母亲精神出问题,不吃不喝,神思恍惚,呼我的名字。母亲精神失常未愈,父亲精神也出了问题。获此消息,我心如刀绞。顿时感到,父母犹如两个旋涡“拧”成一个更大的旋涡,自拔不了。“就是付出生命,也要把这个“家”从旋涡中拽出来”。我暗自发誓。当时,在部队的我想着无论如何也要回家看一眼父母。在我绝望无助时,部队指导员鉴于我保卫祖国保护不到父母,给我家里汇了20块钱。那时,我每月津贴7元,20块钱,相当于我三个月津贴,相当于我现在三个月的工资。至今我对党、对部队、对领导,依然充满感激。

国家一等功臣每月多少钱(一等功臣一年补助多少)

我当兵到部队恰逢十年对越作战,当兵五年三年在前线,一九八四年四月三十日在收复者阴山战斗中,我竟然没有牺牲,还立了一等。立功消息从广播里传到乡亲们耳朵里,又从乡亲们嘴里传到了我父母的耳心里,父母喜出望外,有了荣耀感,病情开始好转。当时,作为军人的我,宁可负亲,不可负国,又坚持随部队组织的英模报告团,把报告任务完成才往家奔。离散了五年的家,终于团圆。天下最美是母亲,母亲是我最放不下的人。返回部队,我就申请退伍,只有狠心地放弃我所热爱的军营,放弃我个人的成长平台,回家工作,陪伴父母。

国家一等功臣每月多少钱(一等功臣一年补助多少)

如今,驼背的母亲和高大的父亲,已化为矮矮的坟墓,孩儿跪在外面,父母躺在里头,阴阳相隔,唯有思念。父母为儿操劳六十多年。病倒前,还在念叨家庭建设惦记子孙。

面对墓碑,孩儿情不自禁:“爸妈!您们辛苦了!孩儿忠心地祝福二老好好休息!孩儿坚决向您们保证:照顾好弟兄姊妹,保重好身体,养好子女。让九泉之下的您们放心。千言万语说不尽。娘!您走后,是老爸觉得您孤单?还是他自己很孤单?70天就陪您来了。孩儿送他来与您‘团圆’,您们互相照顾,一路走好!公墓里也有亲人和熟人,如果寂寞了,串串门,与邻居啦啦家常,侃侃您们年轻时的故事。您们相濡以沫六七十年不离不弃,老爸火急火燎追赶您,不知是因为缘分,还是因为感情;不知是老爸想你了,还是你想老爸了?还是生前有了约定?”

国家一等功臣每月多少钱(一等功臣一年补助多少)

本打算我退休后好好服侍您们,但怎么也拽不住您们,医生也拽不住您们。我的心跟您手里落下的那只碗一样碎。时至今日,肠子悔青也没用,我唯一的方式就是把您们写进我的文章里,整理成书。被写进书中的人就会在书里永久活着。您们与天下劳苦大众一样,都是天下好父母,靠自食其力,还为国家养了个“英雄”,同时,成了“英雄母亲”和“英雄父亲”。读到我文章的人,都是亲人熟人。我们会一起记住您们。

您们说,最疼老大,因为,母亲生老大时,父亲还在四川大凉山打仗,一个人带孩子的日子刻骨铭心。还常说,老大吃苦最多享受最少。您们也疼老二我。民间说“谁照顾老人越多谁就是老人眼中的坏人”。您们选择长住我家,说明您们疼我爱我,也说明我不“坏”。也说疼爱老三、老四、老五、老六,没有一个不是您们心中的宝贝。还有就是当年为了让六个儿子上学却没让唯一的一个女儿上学,您们愧疚了一生。我安慰说:“天下没有不爱孩子的父母,您的女儿没埋怨教育方面的‘不公平’,也没抱怨您们的‘决定’,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您们教导的:‘记恩忘怨’‘打铁得靠自身硬’。我们会铭记于心。我们弟兄姊妹,会以大带小,让九泉之下的您们安心放心开心”。有人说:养老是付出。偏偏我说“赚”。譬如:一个人不计吃苦、不计付出,主动养老人,在服侍老人的过程中,耳濡目染,把“孝”传递给自己的子女,子女将来对自己孝敬,不就“赚”了吗。“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老人生病,建议家长,带上子女去看望;清明时节,建议家长,带着孩子去扫扫墓。

国家一等功臣每月多少钱(一等功臣一年补助多少)

有人还说,家是蒜,父母是蒜柱,子女是蒜瓣,父母在,蒜瓣围蒜柱,以此团聚。父母不在了,蒜柱没了,蒜瓣散了。还说,父母在,兄弟姊妹是家人,父母去,兄弟姊妹是亲戚。但我认为,无论怎么说,本是同根生,骨头断了,连着筋,分家不分心。父母走了,兄弟姊妹依旧十指连心。

安葬好父亲的那晚,我向兄弟姊妹们表态:“我的家依旧是弟兄姊妹的家。心若在,情就在,天地之间有真爱。弟兄姊妹,应一如既往,保持来往,同心同向,多多团圆。”

国家一等功臣每月多少钱(一等功臣一年补助多少)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net/3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