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小说17k(案例小说系列)

案例小说17k(案例小说系列)

长亭外,如银河倒泻的暴雨还在下着。

武依依整理一下心情,又开始讲那个上吊女尸:"当我用凸透镜看出她脖颈间有两道勒痕时,也不足以证明她是被人勒死后再吊到绳子上的。"

“于是我又仔细检查了她的身体。她身体的枕、背、项、腰、臀部及四肢的后侧都见有尸斑,所以我才判定她至少是仰卧着死的。而仰卧着的人如果被人从背后用绳子勒死着,人也是会伸出舌头,且大小便失禁的。”

“而一个仰卧着死的人怎会上吊自杀,这就相互矛盾。”

“那最后凶手找到了吗?”那年轻郎君被勾起了好奇心。

“凶手自然是找到了,不过我只负责验尸体,抓捕的过程我不清楚。”武依依故意卖了个关子。

“小兄弟,你就说一下是谁啊,你看这雨还指不定什么时候停。”嘿!这年轻郎君一下子改口叫她小兄弟,她有点受宠若惊似地看着他,一双大而圆的眼睛水汪汪的。

而一旁的俊美公子唇角上扬,也好似在听她说下文。

看在俊美公子的面子上,武依依决定还是把这话题讲完:"后来衙役捕快通过对赵阿婆家附近的邻里走访,很快就将目标锁定在了赵阿婆对面的邻居王大麻子身上,就因那天下了点小雨,赵阿婆的儿媳路过他家门说了一句:下麻麻雨子了(地方方言)。那王大麻子就认定是在讽刺他,于是顿起杀心,趁着赵阿婆和她的儿子去亲戚家,那儿媳妇正在房间里睡午觉,就用麻绳先将人勒死,再马上挂到准备好的吊绳上,造成上吊自杀的假像……"

“天哪!就为说了一句似有若无的话,他就痛下杀手,这未免也太……”那年轻郎君的眼睛瞬间瞪得大大的。

“那也不全然,平素那王大麻子就不怎么受赵阿婆一家人待见,虽说是对门对户的邻居,却总嫌弃他是个麻子,没给过他好脸色,出言讽刺那也是常有的事。”

案例小说17k(案例小说系列)

“以貌取人终归浅,恶语伤人六月寒。"那俊美公子唏嘘不已。

已近午时,暴雨似还未有停下的迹象,长亭外又陆续来了几个避雨的男子。

好在长亭够长,那几个男子在那头石凳上坐着。

其中一个老者甩了甩手中的油纸伞:"这天气真是的,说下雨就下雨。"

“老天爷要下雨,我们能怎样?就像当今朝堂,本就是二圣并存,如今又弄了个什么天皇天后的称谓,这不是多此一举?”另一个年轻男子的打扮,似是赶路的书生。

“我看你是读书读傻了,要不是天后设置北门学士一职,召集你们这些寒门学子编撰书籍,你呀恐怕一辈子都只能窝在村子里当个穷夫子!”那老者摸了摸下巴那为数不多的胡须。

这话一出,那年轻男子立刻闭上了嘴巴。

而那个中年男子见两人不说话:"我觉着,咱老百姓不管这天下是谁当家,只要日子好过就成,管他二圣三圣天皇天后的的。"

那刚才闭嘴不说话的年轻男子点了点头:"当朝天后她不拘一格降人才,着实是让天下有真材实学的寒门学士有了报效朝廷的机会。"

而这边的武依依听到那年轻男子是北门学士,心中一动:去年赵勉哥哥不也是因着写得一手隽逸的楷书,而被郑县令推荐去了京城,好像正是天后开设的北门学士。本想起身去那头打听的,谁知肚子不争气地“咕噜咕噜”叫起来。

她张望一下,还好那俊美公子正在小憩,年轻郎君也在屋檐下伸手接着雨水玩。

“子房,别玩了,去马车上拿些吃食。”是俊美公子的声音。

难道他刚才听到她的肚子叫了?武一一抬头迎上他的视线,他眼中纯澈,这样看来,他应该没有听到,这午时已至,他想必正巧也是肚子饿了。

那年轻郎君依言去马车上拿了食盒下来。

那食盒上面的雕刻甚是精美,想必里面的吃食……

武依依不禁咽了下口水,又像是掩饰什么,赶紧打开自己的包袱,拿出用油纸包好的煎饼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我用糕点换你的煎饼,可好?”那俊美公子将食盒递到她面前:那半透明的糕点里面居然有一朵豆沙馅塑出的五瓣桃花,相间放着的是乳白色的糥米糕……

武依依哪有不肯的,马上递过手中的煎饼:"你别看这煎饼样子不好看,味道可好了。"

“我先尝尝!”那年轻郎君拿过一个煎饼就开始咬了一口:"嗯,里面包着的是什么肉?真好吃!我就不喜欢吃这娘们唧唧的糕点,小兄弟,你把我的那份糕点吃了,别客气!"

武依依原本就是女子,只是为了出行方便,才不得已穿了一身藏蓝色的对襟短衫。听这年轻郎君一说,反而不好意思吃那糕点。

那俊美公子斜睨了年轻郎君一眼,才从食盒里拿了一块那种半透明的糕点:"这个叫“透花糍",吃着唇齿微甜,入口即化。”

大拇指和食指拈着那块透花糍递到她面前,那指节分明的白皙修长的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

“还不快接着。”那好听的声音催促着她。

她伸手小心地拿着那块叫透花糍的糕点,放到唇边轻咬一口,顿觉入口即化,口感极为顺滑,眼眸顿时一亮。

案例小说17k(案例小说系列)

眼前的人因吃东西而鼓起的腮帮,微眯的眼睛让她纤长的睫毛抖动着……这些都落在了俊美公子那双清澈的眼眸里。

“好吃!”她舔了舔嘴角残留的糕点渣渣,意犹未尽…..

“裴公子,雨停了。”那年轻郎君看了看长亭外……

而那头避雨的几人见雨停了,早已先于他们上路。

这六月的雨还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马车里,武依依望着窗外倒退的层层山林,视线越来越模糊……

马车里的俊美公子这才开口:"子房,明日戌时能否赶到大理寺,我怕狄大人等得焦急。"

“日落前赶至驿站,再换匹马应该没问题。”那驾马车的年轻郎君一甩缰绳,那马受力又加速向前奔去。

而马车里睡着了的伍依依被颠了一下,只是头侧向了另一边,眼皮都没动一下地酣睡着。

“那小兄弟睡着了?”

“嗯。”

“裴少卿,此去黔南,刚发现些线索,天后又急召你回京,真不知……”

“子房,不得妄议天后!”那马车里的俊美公子低声呵斥道……

【透花糍】:唐朝一种半透明的点心。普通老百姓当作甜点吃,贵族和官家直接当主食。

未完待续(历史悬疑探案小说连载 本故事纯属虚构)

(图文无关 如有侵权 请联系删除)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net/32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