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广怎么赚钱,小说推广赚钱平台哪个好?

去年认识了一个作家。

他主要写散文、诗歌和中短篇小说,只写过一个长篇小说。

那个长篇小说至今没有出版。

我看过他的那个长篇电子版,文字异常的优美动人。

之所以没有出版,在我看来,只有一个原因:他的小说太纯了。

在当今这个社会,纯小说不容易出版。

别说无名作家了,就算是比较有名的作家,写出来的长篇,出版社一般也不给出版。

现在的出版社都是自负盈亏的公司,而纯文学几乎没有多少的市场。

所以,写纯文学长篇,对于新作家来说,不是条出路。

可以这么说,99%以上的作家,他们辛辛苦苦写成的长篇小说,只能锁在抽屉里,或保存在电脑D盘里。

当然,也可以选择自费出版。

但自费出版的书,只能自包自销,无法流通到市场上去。

我刚来深圳的时候,那是2003年,就写过一个十几万字的长篇。纯的,很纯。

写完后,我亲自交给海天出版社的总编辑旷昕,旷昕把稿子转给一个责任编辑丁老师。

两个月后,丁老师一点回应都没有。实在没忍住,就打电话去询问情况。

丁老师说,不好意思,还没怎么看呢。你要是着急,就把稿子拿回去吧。

我就拿回来了。

后来,我把稿子录进电脑,在网上找了几十家出版社的电子邮箱,一个个发了过去。

结果当然也是没有任何回应。

我曾经对那个长篇寄予了无限的希望。

在我的幻想中,那个长篇很快就会被接受出版,然后大行畅销100万册,我直接拿到100万版税,人生走上巅峰,迎娶白富美……

终究是个梦罢了。

这其实是我的第二个长篇了。

大二的时候,就写过一个38万字的长篇,也曾经寄予了极大的希望。

寄给好几个出版社,均遭退稿。

两个长篇的失败,让我极其沮丧。

朋友也打击我:你根本不是写长篇的料,放弃吧,好好上班。

我也曾一度怀疑自己不是写长篇的料。

但我并没有选择放弃。

我经常跑到书城去翻书,翻那些长篇小说。

我翻的不是名家的长篇小说,翻的是那些我从没听说过名字的作家的长篇小说。

我边翻边思考:为什么这些不知名的作家的小说可以出版,有的甚至还可以畅销?

很快就得出了结论:他们写的不是严肃小说,是符合市场的类型小说。

现在的人都太浮躁了,名著都没心思去读,更何况不知名的作家写的严肃小说。

他们追求的就是快餐式的阅读,就是说,长篇一定要是爽文,要一口气可以读下去。

故事情节一定要起伏跌宕,感情一定要无比充沛。

相反,那些严肃小说,大多都是冗长沉闷的叙述,很难读下去。

于是,我改变了创作思路。

我决定做最后一搏,写一个故事情节起伏跌宕、情感忧伤的类型小说。

那时,最火爆的类型小说,就是韩寒郭敬明等人引领潮流的青春小说。

我刚大学毕业不久,最熟悉的,是大学校园,是青春。

2004年5月,放五一假,我窝在出租屋里,趴在书桌上,用水笔一笔一划开始写我的第三个长篇小说。

那时,我连台二手的电脑都买不起。

把写好的第一章给室友看,室友看了,感慨地说,太他妈感动了,都想掉眼泪。

好了,这就是我要达到的效果,于是充满信心继续写下去。

写到一半的时候,把第一章用电子邮件发给全国很多个出版社。

这次,青岛出版社的编辑三天时间就回复了。

回信好几百个字,但总结起来只有四个字:可以出版。

我兴奋了!无比兴奋!无比振奋!

接下来,就开始进入正题——谈钱。

刚开始,编辑说青岛出版社比较古板,只能给固定稿费,就是千字50元那种。

搁一般新作者,出版社如果能给出版,只要不是自己掏钱,甭管给多少钱都行。

但我写长篇的目的是啥呀?

挣钱!

我赌的就是这个小说能畅销。

众所周知,按版税的话,小说越畅销,最后拿到的钱就越多。

所以,我必须要求拿版税。

或许我这个小说在编辑看来太有畅销潜质了,不想失去,所以,他答应了我的大部分条件:首印10000册,按7-9%的梯度式版税。

条件谈好之后,我又花了几个月时间,把剩下的一半写完。

最后,签订出版合同。

2005年5月,小说第一版正式出版发行。

6月,出版社马上印刷第二版。

我前后总计拿到了20000多的版税。

那个时候的20000多块钱,很值钱。那时家里因为做生意,欠了不少债,我把这些钱大部分都寄回去还债了。

但是,20000多块钱仍然远远没有达到我的预期。

能买房吗?能买车吗?

不能。

除非我能写出一个畅销几十万、百万册的超级小说来。

但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认为我根本没有那个能力。

如果我想在深圳买房买车,只有一条道路,那就是创业。

后来,我果断停止了写作,创业去了。

这一停,就停了十多年。

深圳绝对是适合创业的城市,我年轻,有冲劲,在接下来十几年的时间里,我的创业取得了成功,买了好几套房。

疫情来临,我创业的脚步缓了下来。

这个时候,重新回归写作。

此时此刻的我,已经是一个40出头的中年人了,有了更多的人生阅历,也有了更多的倾诉的欲望。

我想写长篇。

但是,我不会去写严肃长篇,因为我知道,以我一个无名小卒的身份,就算写得再好,也不会有出版社给我出版。

要想顺利出版,并且获得畅销,就只有写符合市场的类型长篇。

定下这个调子,我四个月时间就写了一个53万字的财经类长篇。

用电子邮件发出去,不到半个月,有两家出版社回复。

其中一家是厦门大学出版社,在邮件里问我是否愿意包销1000册。

我直接回复:抱歉,我不接受包销,我唯一的要求,就是给版税。

然后是中央级出版社——地震出版社编辑直接给我打来电话。

电话里问:你的稿子跟别的出版社签合同了吗?

我说:没有。

编辑豪爽地说:立刻跟你签,合同马上发给你。

就这样,合同签好了。

首印10000册;实行版税制,跟之前的青岛出版社一样,采用梯度式的版税,从7%-9%,销量越高,版税越多。

我信心大增,跟编辑说,这同样类型的东西,我想写一个系列。

编辑说:你尽管写,这个系列全部交给我们出版社来运作。

于是,我马不停蹄又写了一个29万字的长篇,又签了,出版条件跟前面那个一样。

我简直是写疯了。

接下来,我又开始酝酿一个更庞大的长篇。

我打算写个140万字的大东西,7册,历史方面的。

想想都吓人。

写了第一册,24万字。

地震出版社不出版历史方面的书,我只好发到其他出版社去。

先发给了北京理想国出版公司,理想国是个大品牌。

发出去两个小时,理想国总经理就打来电话,说稿子不错,等开选题论证。

我就等了两个月。

两个月没见到消息,估计没戏了,就发给紫云传媒。

还是没消息,后来就发给了P D文化出版公司。

主编一口气看完稿子,马上回复:签。

于是,签了。

同样的梯度版税制。

签完之后,紫云传媒的总编加我QQ,说他今天才在邮箱里看到,问我书签了没有。

我说,抱歉,已经跟P D签了,本来是先发给你们的。

该总编叹道:以后有同类型的作品,可以直接从QQ上发给我。

我只能模棱两可地回了一下,心想:以后要是有同类型的作品,P D早就抢先跟我签了。

然后开始加足马力写后面的。

写着写着,发现发140万字根本不够用。

我跟P D主编说,越写越长了,必须得280万字了。

主编很豪爽,说,没事,你尽管写。

主编自己也是一个畅销书作家,她写的一本关于林徽因的书,畅销50多万册,并且现在还在畅销当中。

把书交给她,我放心。

作为一个畅销书作者和出版人,她知道,一部书不在长短,只要好看,就能畅销。

鬼吹灯》8册,《盗墓笔记》9册,《藏地密码》10册,都是百万字以上,无不畅销数百万册,甚至上千万册。

好看的书,篇幅太短,读者反而不过瘾,就是要长。

于是,去年一年,我写了5册,103万字。

距离目标还很远。

鬼知道会不会到300万字?

我这个书,按合同,首印10万册,预计可以拿到40多万的版税。

这只是首印而已!

如果有二印、三印、四印呢?

这里要说明一下,这个历史长篇,我没有投给国营出版社,而是只投民营出版公司。

为什么呢?

因为根据数据统计,民营出版公司运作超级畅销书的成功率更大。

所以别看很多书是人民文学出版社作家出版社那些大社出版的,其实销量也就几百册、几千册而已,出版社根本不赚钱。

而民营出版公司,比如读客、磨铁等出版的书,动不动都是50万册、100万册,如果是5万册以下的书,算是失败的。

P D主编就是从读客出来的,拥有非常丰富的畅销书运作经验。

所以,我相信在她的手里,该书畅销的概率很大。

这里还要说明一下的是,我在文坛毫无知名度,是一个无名小子,我的稿子也属于海投,我不认识什么编辑,完全靠稿子质量取胜。

在我的心中,也酝酿着几个严肃长篇的题材。

但我现在不能写。

写出来也没用,没有出版社会采用的。

就算勉勉强强出版了,能畅销吗?

不能。

只能在一个小圈子里,大家你捧一下我捧一下,卖个几百册,几千册。

根本出不了圈。

我本质上是一个创业者,所以我对图书出版销售有着一个理性的认识。

如果我前面写的3个长篇能畅销,并且有幸能成为超级畅销书,那全国就会有无数的出版社和出版公司主动找我。

于是可能会有如下对话:

“尹老师,请问有最新的书稿吗?”

“抱歉哦,没有。20年前有两本旧书,一直没出版,撂在那。”

“没事,发过来,我们给你运作。”

“20年前的东西,可能质量不咋样哦。”

“没事,发来就行,我们保证它畅销。”

“OK.”

“尹老师,咱们能不能签个协议,你以后写的书专门交给我们来运作,可以吗?”

“任何书都可以吗?”

“任何书。”

“包括那种严肃得不能再严肃、纯得不能再纯的长篇?”

“当然啊,毫无疑问。”

这段对话的核心,就俩字:名气。

有了名气,作者出书跟吃饭一样简单。

不用去主动找出版社,出版社会主动来找你。

这个事情其实已经发生在我身上一次了。

多年前,我在阿里巴巴网上开了一个博客,博客流量高达700多万。

清华大学出版社的编辑看了我的博客,主动找到我,向我约稿。

后来我三本专业图书(营销类)都是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并且销量都还不错,最多的一本印刷了5次。

经过我的运作,这三本书给我带来的经济收益超过50万(不是靠版税,这个就另外说了,外人根本不知道通过专业图书怎么赚钱)。

关于长篇,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先通过类型畅销小说在图书市场上把名气打出去,到时候,我写的严肃小说才有机会顺利出版,才有机会实现畅销,才能实现那所谓的崇高的“文学理想”。

我把这叫曲线救国。

写书,应该向马伯庸学习。

马伯庸啊,听说过吗,鼎鼎大名啊,《长安十二时辰》、《古董局中局》,十几本书,无不是畅销几十万、几百万册的超级畅销书。

保守版税收益几千万元。

还不包括小说出售的影视版权、游戏版权以及其他种种衍生版权。

加起来,收益过亿了。

他也曾写严肃小说,但根本卖不动。

那就写类型小说。

《长安十二时辰》让他一炮而红。

成名了,他写的那种学术性质的书,都成了畅销书。

学术书,众所周知,就是放在图书馆吃灰的书。

不知道马伯庸有没有学术理想。

反正,他那本半学术性质的《显微镜下的大明》,畅销几十万册,版税拿了一两百万。

曲线救国,曲线救国,曲线救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先写类型小说,畅销了,再去写严肃小说,就可以顺利实现你的文学理想。

至于未来我能不能通过签好的3部书成为超级畅销书作者——交给老天吧,反正我已经尽力了。

好在,我不是一个职业作家,顶多算一个业余写手。

我的正业,是创业。

创业为主,写作为辅。

写长篇,用作家的思维写,只会越写越穷。

写长篇,必须用创业者的思维来写,那就可能越写越有钱。

我是一个创业者,拥有的是创业思维。

关注我的公众号:尹高洁日记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net/10288.html